13 3月 by admin

根雕:枯木逢春的艺术

根雕:枯木逢春的艺术
何生义在山里找树根。《曲项向天歌》《雄鸡一唱天下白》  根雕是以树根为资料,制成各种形象的一种民间手艺造型艺术。根雕艺术在我国源源不绝,现存最早的根雕著作就出自战国时期。通过几千年的开展,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艺术仍旧被人们喜欢。根雕技艺自治区级非遗传承人何生义就以为,根雕结合了天然之美和人的匠心,是充溢人文情感与人生哲理的艺术。  20多年前迷上根雕  石嘴山市惠农区就在贺兰山脚下,家住这儿的何生义常常上山,对那里的一草一木都很了解。由于贺兰山,他迷上了根雕。  “我父亲是木匠,从前除了给人家做家具,还会用木材做些东西。”何生义说,从前种田用的耙子等东西,最好的是铁制的,但曩昔金属比较稀疏,父亲就从山上找到一种比较坚固的木材,当地人叫它“羊齿”,把它加工成耕具。“现在早就不必这类耕具了,但不得不说,贺兰山给予咱们的太多了。”  后来由于作业的联系,何生义常去贺兰山邻近的一些企业、工厂,作业之余,他爱去山上转转,看见那些枯木、树根,他想起早年父亲做活时用的木材,颜色、触感以及木头的滋味,都那么亲热,加上大天然的神来之笔造就了贺兰山上树木赋有神韵的姿势,从此何生义入神上了根雕,一玩便是20多年。  逢凶化吉的力气  “我现在每周都得上一趟山,约上几个人去找美观的树根。”何生义说,他前几年刚退休,现在既有时刻也有精力,就想多爬爬山,多囤一些好资料,藏着渐渐做根雕。  贺兰山上的山榆木、灌木、崖柏,还有一些叫不上姓名的树木,都是做根雕的好资料。“从前我用的山榆木比较多,大约三年前吧,发现一些不错的崖柏,这几年就玩这个。”何生义说,贺兰山上大部分树都特别坚固,乃至有的灌木洪水都冲不坏。恶劣的环境往往刻画了它们独特的造型,崖柏便是如此。“做根雕就得挑那种造型八怪七喇的,越是在悬崖峭壁上,或许山的阴面这种田势险的当地,越简单找到好的根雕资料。”  不过,在这样的环境下找资料,是个不小的困难。“一个人去不了,得有人帮助才行,还得背着镢头、架子、绳子等东西,有二三十公斤重。”何生义说,有一次他在山崖上找到一个一米多高的资料,造型潇洒,很是美观。由于底部在石缝里夹着,很难取出,何生义就用绳子一端绑在自己腰上,另一端由同行的朋友系在树上固定,人几乎在半空中悬着,拿着镢头挖树根。“咱们三个人干了4个小时,才把它挖出来,可是很值得。”何生义说,寻觅根雕资料,其实也是寻觅一种精力。每次困难取回资料之余,也在慨叹树木逢凶化吉的力气。  根雕就像写意画  俗话说“朽木不可雕也”,但根雕演员不这么以为。“根雕就玩这些枯木。”何生义说,树木里是有一部分油性物质的,活树水分大,死了之后渐渐变干,只要油性物质保存在里面,打磨的时分是有香气的,还能让根雕外表更有质感。并且从另一个层面来说,枯木从前生长了那么长时刻,通过大天然的雕琢,也是有灵魂的。上面天然的纹理、颜色、造型本就有神韵,通过人工细琢精雕,便是天人合一的艺术品。  根雕考究“三分人工,七分天成”,意思是在根雕创造中,首先要保存天然的艺术造型,再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创造。“大天然把它刻画成什么样,便是什么样,然后看它像什么,再给加工一下,灵气就出来了。”  何生义以为,玩根雕有好的雕功天然是好的,但根雕说到底是“根艺”,要以展示资料原有气韵为主,因而,每个根雕都是绝无仅有的,不需求过火润饰。“比方我找了一个和老鹰很像的资料,我或许依据它的特色,把鹰头、鹰抓雕出来就行了。根雕就像写意画,寻求的便是这个意境。”何生义说,根雕是让枯木逢春的艺术,要让这死去的树木以另一种形状连续生命。  每个根雕都是绝无仅有的  根雕尽管只要“三分人工”,却也需求耐性详尽。何生义说,根雕制造工艺一般分为去皮清污、构思造型、雕琢定型、打磨抛光、上色上漆等过程。每一步都不能着急,从粗胚概括到犄角角落都要一点一点处理好。  玩根雕20多年,何生义的根雕著作和质料都积累了不少,为了放置这些东西,他自己建了两个展厅,加起来有五六百平方米。“有人知道我做根雕,探问过来想买,我没卖,舍不得呀!”何生义说,正是由于每个根雕都是绝无仅有的,都是自己的宝物。  不过现在作为根雕技艺非遗传承人,何生义也不想自己闷头玩。“现在咱们那儿的尾闸镇聚宝村在开展旅行,我这个展厅也被归入其间,别的我想做一些旅行产品,比方挂钟、台灯、笔筒、笔架什么的,期望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根雕艺术。”(记者 李尚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